道无语天从何来 - 国际时报独家频道 - 国际时报网-国际时报社官网   
              
当前位置: > 首页 > 独家 >

道无语天从何来

经常地听到说,某某人会批八字算命,某某人看风水看的特准,还有一些游走江湖的易经大师之类的所谓社会艺人等等,在生活中往往听到...

 

        经常地听到说,某某人会批八字算命,某某人看风水看的特准,还有一些游走江湖的易经大师之类的所谓社会艺人等等,在生活中往往听到传言说某某人神算,在某某地区名气很大,请他的人很多,这些人通过算命看风水等办法去赚取钱财。其实就如同《庄子》故事中的季咸一样的滑稽。道无语天从何来,看过下文相信你不会再去找人事算命了,就是去再找算命先生的话也不是带着某种渴求的演绎,调节一下因工作、生活、爱情、事业绷紧的神经罢了。

 

        我是学习易经的,三十多年来对易经易理已经有了粗浅的轮廓,在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状态下被称之为皮毛,但是,对社会上的所谓的大仙们却了解的剔透,江湖艺人三句话不离本行,那就是一个字“骗”。
 

       《易经》是古人的哲学观的体现,它含盖万有,纲纪群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杰出代表;它广大精微,包罗万象,亦是中华文明的源头活水。不是我们这些粗野之人一朝一夕能够参透的“圣物”。下面《庄子》里面的一则故事告诉我们 “应帝王”一篇中,有一个有趣而内涵丰富的故事。内容大致是:郑国有一个巫祝名叫季咸,能断定一个人死生存亡、祸福寿夭。因为其预言人的祸福能力太过于准确,郑国人见到他都避开。列子醉心于季咸的功夫,向老师壶子说:一直以来,我以为老师的道行已至极盛,遇见季咸后,才知道他的道行比你还高!壶子说:我教授你的只是外在,其实在都还未传授,你如何获得入道的功夫?只有雌性没有雄性的话,如何使卵能成形,孕育生命?当你想要与人一较高下,展现自己的卓越,当然容易让人看出你的优劣,以此断定你的生死祸福。 壶子为了让列子更明白这个道理,叫列子请季咸为他看相。
 

 

        第二天当季咸为壶子看完相后,出来和列子说:你的老师就要死了。他面如死灰,神情异常,我断定他活不过十天。列子听后,泣涕沾襟地跑进屋内转述季咸所言,壶子神色若定:刚刚我示现的是心境寂静,不动又不止,所以他以为我已无生机。你再请他来吧!隔天,季咸又来给壶子看相,出来之后对列子说:还好遇上我,才能挽回你老师的一条命。我看他已显露生命的气象。列子将季咸所说的话转达壶子。壶子说:这一回,我透显出天地中的生气,名实不入我心,一线生机从脚后跟生起,他正是看到了我的这股生气。你再请他来看看。
 

 

      第四天,季咸看完后,对列子说:你老师的精神恍惚,难以捉摸,等他心神安宁时,再找我来。列子进到屋里,告诉壶子今日的情况。壶子说:这次我展现是毫无征兆可见的太虚境界。第五天,季咸脚都还未站稳,就吓得仓皇逃跑。壶子让列子追赶他,但是没有追赶上。壶子说:刚刚我显示的是万象俱空的境界,未曾显出我的根本大道,我和他随顺应变,他无法摸索出我的究竟面目,才会落荒而逃。列子终于恍然大悟,当下惭愧自己才疏学浅,而还乡潜修三年不出门。终其一生,帮妻子烧火煮饭喂猪,返璞归真。
 

       占卜算命之术,只是一种“术”,而不是一种“法”《庄子》的这则故事中告诉了我们三条修道之理:
 

        1.术不是道法,并不可以成就大道

        一直以来,传统道教的教义思想和戒律中均强调强调道士和信道的群众,不得参与到民间巫俗活动中去。在《太上洞玄灵宝智慧罪根上品大戒经》中就有戒律曰:“不得杀生祠祀,六天鬼神。”民间的这种巫俗祭祀的活动,因为其使用血食供奉,并且崇拜一些并不存在于道教中的邪神,而被道教所抵制。

不仅仅这些巫俗活动被道教所反对,像一些占卜算命之类的事务,也是道教所反对的。所以说我们现在看到那些在道观前摆摊算命的人,都不是道士。

因为这些祭祀邪神之术,占卜算命之术,只是一种“术”,而不是一种“法”,与成就大道无关。这些术大都不是从向道的角度出发,而是为了满足个人的需求和利益而走的所谓“捷径”。世上其实并没有什么捷径可走,那些所谓的捷径不过是更曲折更艰险的弯路而已。想成就大道,没有对大道有一个基础的坚固的信仰和追求,这是不可能完成的。

        古往今来的修道传说,都给我们都点出了这一道理。

         在非常有名的吕洞宾成道的故事中,有这样的情节。吕洞宾在成仙之前,汉钟离要传授他点金术,可以点石成金。吕洞宾并没有马上去学习点金术,而问:现在我点石成金,将来金子还会变化成石头吗?汉钟离回答他,五百年后金子会变成石头。吕洞宾说,那我不学了。因为我不忍心害五百年后的人。在这个点化故事中,吕洞宾并没有被点石成金之术所迷惑,而是更重视此术可能对后世的人产生的危害而不去学习点石成金之术。而这样的心态更显示出他向道的决心和追求。因为小术不能成就大道。
 

        2.有术之人与得道之人之间的差距

         我们在生活中往往听到传言说某某人很会算命,并且这些人通过算命等办法去赚取钱财。其实这些人就如同《庄子》故事中的季咸一样,以自己的算命之术洋洋自得,并且自认为是得道之人,其实这与真正的得道之人差得远呢。而这则故事中与季咸相对比的真正的得道之人,则是列子的老师壶子。

相对有断定人生死祸福能力的季咸,壶子并不强调自己的道术,只不过是在自己的学生列子沉迷于季咸之术时,向列子展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得道之人。因为壶子彻底地将自己的生命与大道相联系,他通过展现不同的生命状态而去戏耍季咸,而让自己的学生明白单纯的依靠小术,是不能得道的。得道之人需要将自己的生命与大道相连,从而不为小术所迷惑。
 

       3.小术不足以实现人生

       在《庄子》这则故事的最后,列子选择了回家潜修的修道之路,在日用常行之中去修道,最后通于大道。
 

       而算命大师季咸逃走了,但是可能又找到一个可以显摆他占卜算命之术的地方,继续去用这样的占卜之术去获得声名和利益,成为所谓的大师。但是这样的大师最终不会走出自己所迷信的术的禁锢,而真正实现自己生命的。想要获得生命的完满实现自己的人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放弃这种小术,而去与道合一。
 

        迷惑于小术,就只会沾沾自喜,而放弃了对大道的追寻。失去了这样一颗真实平静的向道之心,就只能迷惑在复杂的人间事物之中而无法自拔了。列子最后也是在老师壶子的开悟下,才重拾平静质朴的向道之心,重新过简朴无华的生活,才最终实现其人生。所以说大道无形,道无语小术并不足以实现人生。(史清根)

       作者简介:史清根,自谓白云山人,人称白云先生,1956年生,祖籍河南省新乡市卫辉,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中学高级教师,国际易经学院顾问,客座教授,新乡市国学学会顾问,北京创意养生协会会员,人民艺术家协会会员,太极书法评论员,国学教授。


 

 

(责任编辑:李广义)

① 国际时报所有原创文章(含图片),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zhidaoribao@gmail.com,请在30日内进行。

标签: 无语

发表评论

  • 道无语天从何来

    道无语天从何来

  • 艺术家蔡淑珠:感恩贵人提携 艺术创作日新月异 国内外屡获大奖

    艺术家蔡淑珠:感恩贵人提携 艺术创作日新月异 国内外屡获大奖

    台湾禅易画会副会长及书画部主任蔡淑珠艺术家 国际时报讯(记者李广义综合报道)艺术家蔡淑珠女士,台湾禅易画会书画部主任、人民文

  • 信阳师范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隆重举办

    信阳师范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隆重举办

    (记者 张婉娜 介娇)又是一年桂花香,又到一时别离季。鲲鹏振翼,不惧前路漫漫;云帆高挂,且趁浩浩东风。6月12日上午,信阳师

  • “萃华宫匠非遗花丝文化臻品全球巡展启航发布会”于法国卢浮宫成功举办

    “萃华宫匠非遗花丝文化臻品全球巡展启航发布会”于法国卢浮宫成功举办

    6月11日,萃华珠宝在法国巴黎卢浮宫成功举办萃华宫匠非遗花丝文化臻品全球巡展启航发布会,揭开了萃华宫匠非遗花丝臻品全球巡展的序幕。萃

  • 抓住毕业季的尾巴——2018大艺时代插画大赛征稿在即

    抓住毕业季的尾巴——2018大艺时代插画大赛征稿在即

    毕业季了,时间总是走的飞快,我们不知不觉都要长大。无论是快乐的,悲伤的记忆,都值得珍藏。2017大艺时代插画大赛聚集了很多关于校园元素

  • 莱西庄稼地农改厕所咋成了“光腚”工程?

    莱西庄稼地农改厕所咋成了“光腚”工程?

  • 河南一公司承办明星演唱会 收款数百万与投资人失联

    河南一公司承办明星演唱会 收款数百万与投资人失联

    (原标题:河南一公司承办明星演唱会 收款数百万与投资人失联)一个注册5 7亿资金的中原知名综合性跨媒体,跨行业经营的大型传媒集团,嘉

  • 刘广义治痔疮不看屁股看舌头

    刘广义治痔疮不看屁股看舌头

    在咸阳,有这样一所医院,医院里痔疮科没有手术室,医院里有这样一位老教授,专治痔疮,医术高超不用手术不开刀,用老一辈人说,歪的很!(陕

  • 石材堆里走出来的农民书法家

    石材堆里走出来的农民书法家

      庭茂林,字永鸿,一九九二年十月入伍到武警云南省总队大理白族自治州支队服役,在部队曾任班长,文书,新闻报道员,入伍几年,在国内各

  • 华表奖艺术家——田宝家

    华表奖艺术家——田宝家

      田宝家,号唐人、渔人,中书协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书画院院士,曲江书画院院长,祖籍河北白洋淀,现居西安,在中国书